专业建站系统 -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!

http://dd12.cn

当前位置: 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_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 > 社会 > 在泰遇难领队妻子:我来带丈夫回家,此生不想再来这片土地 在泰遇难领队妻子:我来带丈夫回家,此生不想再来这片土地

在泰遇难领队妻子:我来带丈夫回家,此生不想再来这片土地

时间:2017-12-26来源: 作者:admin点击:
(原标题:在泰遇难领队妻子:我来带丈夫回家,此生不想再来这片土地) 本文图均为慢新闻图冯怡说,比她大7岁的何永杰是个热体质,冬天睡觉时身上总是滚烫滚烫的,脚都要晾在被子外面。从19日晚上10点在重庆江北机场T3航站楼拥抱告别,到23日下午4点左右在曼谷一家陌生的医院再次相见,那幅滚烫的身躯已经

(原标题:在泰遇难领队妻子:我来带丈夫回家,此生不想再来这片土地)

本文图均为 慢新闻 图
冯怡说,比她大7岁的何永杰是个热体质,冬天睡觉时身上总是滚烫滚烫的,脚都要晾在被子外面。从19日晚上10点在重庆江北机场T3航站楼拥抱告别,到23日下午4点左右在曼谷一家陌生的医院再次相见,那幅滚烫的身躯已经变得冰冷。冯怡多想再次拥抱、再次亲吻,可是她不敢,怕滚烫的眼泪让故人无法心安。
任凭内心崩溃、翻江倒海,只是不停用袖子擦拭眼泪。伸手,最后一次轻轻的握了握爱人早已冰凉的手臂……

23日,冯怡前往曼谷警察总院,看丈夫最后一眼。

冯怡眼神空洞的望着酒店房间的屋顶,唯有回忆丈夫时,眼神才能回到所处异国的现实当中。
回忆往事,冯怡的嘴角能泛起微笑,笑出声音,仿佛那个人就在她眼前,就在她身边。
冯怡回忆,丈夫何永杰非常守时,其他旅客为了保险起见,一般也就提前三个小时到机场,但是何永杰每次都是要提前5个小时左右到机场。19日晚上9点半,在丈夫的催促下,冯怡开着车从家里将丈夫和此次同团旅游,第一次到外国旅游的母亲、外公外婆、叔叔一同送往江北机场T3航站楼。到达机场时是晚上10:03,此时距离航班起飞还有近5个小时。
下车时,冯怡交代母亲和叔叔在国外要照顾好外公外婆,“我知道他那个人,我怕家人在国外给他带团添麻烦,所以就单独交代了要照顾好家人。”冯怡说,当时因为车子停在路边,她担心停久了可能会有罚单,于是匆匆与母亲、外公外婆拥抱告别,转身时听到丈夫带着醋意说:“你不抱我啊?”冯怡又转身和他拥抱,随即开车离开了机场。
未曾想,这次再普通不过的拥抱、告别,是他们此生最后的一次拥抱,成为了他们的诀别。
20日凌晨,冯怡早已回到家中睡熟。当晚,航班晚点后何永杰用手机在网上选购了一张新海诚动画电影《你的名字》封面主题的数字油画,20日白天,冯怡醒来后看到了丈夫的留言,便支付了48.9元,购买了这幅画。何永杰准备带完2017年最后一个旅游团回家后,用象征生活五颜六色的油墨将画布填满。

20日,何永杰在网上购买的数字油画画板,已经到达重庆。
“他喜欢《你的名字》,拉着我一起看了好几遍;他喜欢吃重庆火锅、江湖菜,还有磁器口的鸡杂;他喜欢踢球,是利物浦的铁杆球迷,还说要带我去俄罗斯看世界杯,去英国现场看利物浦踢球;他喜欢旅游,我们都约好了,一年至少要去两个地方,要不重样;他喜欢热闹,热爱生活,总是想把生活过得多姿多彩……”冯怡回忆道。
随着爱人离去,所有存留在冯怡脑海中过往的画面,如同洗过的扑克牌顺序一样,杂乱的在她眼前晃着、晃着……

何永杰是1982年出生,生肖属狗,其父亲也是属狗,何永杰和冯怡原计划在2018年要一个狗宝宝,这样的话,家中三代都属狗。何永杰在外带团时,在家中备孕的冯怡日常生活有些平淡,19日到21日这两天原本和平常无异。事发2小时前,21日下午3点多,她还在QQ上和丈夫聊天。
21日晚7点左右,冯怡接到丈夫一位大学同学的电话,这位同学在电话里问:“何永杰的事是不是真的?”冯怡回忆,这句话问得没头没尾,她当时稀里糊涂的没听懂,电话就匆匆忙忙挂掉了。但她感觉不对,就立即打了丈夫的QQ电话,没接。
随即又马上打了同在一个旅行团妈妈的电话。“电话接通后,我问我妈何永杰在做什么,我妈说他在忙,她挂电话前交代让我好好照顾自己,好好吃饭。”冯怡说,她当时听到妈妈交代让自己好好吃饭时就慌了,感觉出事了。又立即打了丈夫的QQ电话,这时电话接通了,是泰国的导游接的,对方用不是很流利的中文说道:“阿杰不在了!”
“我这几天一直都是昏沉沉的状态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几天是怎么度过的……”

何永杰和爱人冯怡
“我们两个是2013年3月10日下午在磁器口一个茶馆见面的,我们见面的过程其实很有趣,当时他们5个男生和我们5个女生通过微博上的一个中间人介绍,说见面试一下,成不成无所谓。我当时才24岁嘛,就抱着看一看的心态参加了这次见面。”冯怡说,那天见面时何永杰就挨着她坐,一直帮她夹菜。第二天,何永杰单独约她到一个餐馆吃饭,冯怡回忆说,她记得很清楚吃的是剁椒鱼头,咸得要命。此后连着十多天,何永杰都约她出来吃饭,两人恋情迅速升温。

何永杰和爱人冯怡在三亚旅游时在海滩上的签名

何永杰和爱人冯怡在三亚旅游时做的沙雕
热恋8个月后,2013年11月3日,另外一位朋友约冯怡出来喝茶、吃晚饭,将地点定在了磁器口。“我当时和朋友说,喝茶吃饭去哪不好,非要挤到磁器口去。”冯怡清楚记得,当天重庆下了雨,瓷器口的地上湿漉漉的。走到第一次见面茶楼的附近时,远远看见有人围着拍照,走近一看,茶园门口挂着一个横幅,上面写着:“冯怡嫁给我 我爱你,永远!”
“他知道我超级喜欢哆啦A梦,所以早有准备。”冯怡说,熙熙攘攘的磁器口茶馆门前,何永杰穿着租来的哆啦A梦人偶服,将自己套在里面。“那时他有点穷,我记得他一个月工资才1500,大大的人偶服是租来的,他有点尴尬的站在那里,手里捧着99朵鲜艳的玫瑰花。大家都起哄让他单膝跪下求婚,然后地上是湿的,他担心跪下去会弄脏租来的衣服,还在犹豫……”冯怡笑着回忆,那天何永杰土得掉渣,在现场,她还用激将法激了一下何永杰,当着大家的面调侃:“你还跪不跪哦?”何永杰手捧鲜花单膝下跪,求婚成功。

何永杰20日从网上购买的那幅新海诚动画电影《你的名字》封面主题的数字油画,23日已经快递到了重庆。
23日,冯怡和亲友从芭提雅回到曼谷,到大使馆办理手续后去医院看丈夫最后一眼。“在芭提雅接收遗物时,我送他的一条项链上全是血,家里的钥匙都被大象踩变形了,我不敢拿……”

何永杰的遗物
在没有看到丈夫前,从21日晚上接到消息,到23日下午到达曼谷警察总院,43个小时里,她一直恍恍惚惚的对自己说这些不是真的,这些不是真的。

在曼谷,冯怡翻看手机中的相册。
两部手机成了冯怡无法释手的宝贝,独处时总是习惯性的点开相册,手机屏幕的光幽暗地照在她的脸上,手指滑动,一张鲜艳的照片过目,紧锁的眉头终于展开,仿佛那一刻穿越回到照片里的场景,那个人仿佛从未离开……
直到23日下午看见丈夫满身伤痕、永远无法回应她的呼喊时,冯怡才意识到,那个最爱她的人,真真实实的离开了。
冯怡说,丈夫喜欢热闹、非常粘人,总会在三伏或大寒的天气里去踢球,她不想陪着去,他就一直在旁边粘着,央求说,哎呀,去嘛、去嘛,去外面走一下嘛多好……
冯怡说,丈夫身上有些“泡泡肉”,拥抱的时候感觉像抱着大白一样……
冯怡说,自己很强势很任性,他们夫妻结婚后也会吵架,每一次总是丈夫先认错,用各种搞怪的办法来获取原谅……
《你的名字》海报油画的材料已经到了,画板上的空白恐怕再也无法填上颜料;利物浦的主场,有一个球迷,永远无法完成他朝圣的梦想……
相比重庆的四季分明,被称为天使之都曼谷好像只有夏天,海洋的季风吹拂和温暖着这里每一个乐天安命之人。但有一位柔弱的女子例外,此次她要带着她的爱,穿过这座城市,回到只属于他们的地方。
她说这次离开,此生不想再来这片土地了。 (原标题:《在泰遇难领队妻子:杰,我来带你回家 此生不想再来这片土地》)

本文来源: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:王晓易_NE0011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